我药守护神

写同人是因为爱;
爱本命也爱相方

【叶王】杂酱面与泡面

1

第六赛季,夏休期。


时针指向晚上十一点,王杰希洗簌完毕,并没有立刻去休息的打算,而是坐在电脑前,打开游戏。


他作息一向规律,但毕竟没到张新杰那样近乎严苛的地步,夏休时虽然不像大多数职业选手那样撒鹰一般大玩特玩昼夜颠倒不在话下,但偶尔晚睡一阵,甚至熬一熬夜,也不觉得有什么。


极夜星峡。


这是他要去的地方。此处是神之领域低端副本55级练级区,目前尚无BOSS刷新纪录,是故人烟一向稀少,毕竟没啥刷经验的价值,也不出产稀有材料,在比新区更功利的神之领域当然是大多数人看不上眼的所在。


然而不知是游戏制作方脑抽或者出于什么恶趣味,此处虽然没啥游戏的价值,但风景当真独绝。


此处名为极夜星峡,当然是一派暗夜风光,头顶繁星如织,脚下繁花似锦,遥望银河如练,近看苍松如海,置身其中,要多心旷神怡就有多心旷神怡。


在双核战队已经成为豪门战队标配的时代,微草依然是以王不留行为绝对核心的单核战队,王杰希平时技术战术一把抓,是整个荣耀职业联盟都少见的劳模队长,平时当然没啥游戏里厮混的时间。偶尔闲下来,自然是以放松为主。


此刻他开过去的当然不会是王不留行,也不是工会提供的什么高端账号,而是自己断断续续练出来消遣的一个小号:夏冰冬青。虽是中药名,但并未挂靠中草堂公会名下。因为练得时间少,此刻才67级,装备也中规中矩,一把橙武:扫把“牵星”,附带几件紫装,其余全是蓝装。


这种等级和装备,明显不是为了抢BOSS或者要找谁干架的。事实上王杰希确实没这个打算,而他去极夜星峡的理由听起来也是相当的装逼:看风景。


是的,看风景,这种听起来风骚文艺小资范儿的理由正是王杰希此行的终极目的。无他,他看上的是极夜星峡那一览无遗的暗夜星空。游戏制作方当真是费了心思的,那无垠星空做得是相当逼真,连各种星座排列都次第有序,甚至诸多天文现象出现的规律都是不一般的科学。


他曾经躺在观星台上目睹过一场浩大的英仙座流星雨,亦曾经以肉眼看见过马头星云,以及独特波瓣对称的双极星云,甚至需要天文望远镜才能看到的“上帝之眼”。


这对一个不明显的天文爱好者来说简直是福利,而且王杰希大概永远不会向任何人承认,他骨子里对浩淼宇宙几乎是与生俱来的无限向往。


人少也是王杰希偏爱此处的理由。看风景嘛,当然是人越少越得趣儿,不然一眼望去全是黑压压呼啦啦一片人头,那当真看什么的兴致都会被败光的。


所以偶尔闲暇下来又暂时没有BOSS要抢的时光,王杰希总会开着小号来这里消磨个十来分钟,陶冶一下情操提升一下逼格才回去睡觉。


现在是夏休期,神之领域到处都是人,极夜星峡虽然一向人少但也不至于毫无人烟,但所幸还没多到能影响王杰希心情的地步,他一路避开人群,连有几个瞄见他账号没满级但身怀橙武,心眼痒痒试图上前寻衅的,也被他骑着扫把随意几个诡异的滑行避开。也幸好神之领域无小白,看他躲避攻击的写意程度和扫把飞行的角度,也能隐隐感觉到这家伙不好惹,一般没追上也就算了,不至于死皮赖脸穷追不舍。


然而王杰希的好心情在到达自己最喜欢歇脚的极夜星峡最高处“观星石”那儿时,终于再也维持不住了。


居然还真有两个不识趣的,放着如此美景无动于衷,暴殄天物地正在那儿打得你死我活!


打就打吧,还堵住了通往观星石唯一的那条路,害他想绕过去都没地儿走。


王杰希无奈止步,稍稍瞄了几眼,却发现了不一般的地方。


说是打架其实不妥,准确点来说,是一个59级的拳法家正在欺负一个满级的剑客。


为什么不是打架呢?打架的话不说双方必须势均力敌了,起码能有来有往打上几回合,而此时此刻,面对面前装备烂的一比,里满级还差一大截的拳法家,那剑客除了被动地挨揍以及被动地躲避挨揍之外没做出过任何有价值的反击。


为什么不是暴揍而是欺负呢?以那拳法家的水平,把剑客噼里啪啦打死爆了装备走人完全是分分钟的事,然而那货明显没打算这么做,仗着自己水平过高,猫捉老鼠一样把人家玩弄于鼓掌之中,出拳看似霸道刚猛,实则留有余地压根没往死里打,然而那所谓的“余地”又不着痕迹地堵死了对方所有可能的退路,让人家想跑跑不了,想死死不了,除了被动地陪他老人家喂招之外没有任何选择。


那位剑客其实水平也未见多烂,被打翻在地时连续几个受身操作都毫无问题,看得出来至少是个老手,拳法家故意留个他的几个空挡也都能准确地抓住,甚至偶尔一次格挡接拔刀斩转银光落刃用得也很是娴熟。


然并卵。


他的对手,拳法家神挡杀佛,59级出现在神之领域必然非同凡响,而这位,很明显是职业水平,而且在职业圈中水平也是相当高的。


所以他努力挣扎,拼尽全力,能做到的依然是挨揍,或者在对手允许的范围内躲避挨揍。


韩文清?


提到拳法家,韩文清的名字必然第一个冒出来。而眼前这位出招刚猛霸道,多为一往无前的抢攻,回身防护操作很少(也有可能是不需要),风格确实像极了韩文清,但落在王杰希这样的高手眼里,是不是六耳猕猴一眼就看得出来,这货只是在故意模仿韩文清而已。再说韩文清也绝壁没这么无聊。


徐汇柳?也明显不是。


排除这两位,职业圈中可就没什么够水平的拳法家了。


丫挺的谁啊这是?


王杰希自诩并非悲天悯人路见不平的人,此刻也有点儿看不过去。


一般来说,真正的高手都比较自恃身份,压根儿不稀得跟水平远远不如自己的过招。一方面是因为赢了没得吹嘘输了加倍丢人,另一方面高手好歹得注意一下逼格和境界不是?不管是武侠世界还是网游世界,恃艺欺人跟仗势欺人都挺被人不齿的。而眼前这货明显没有如此觉悟。逮到个软柿子也能捏得如此兴高采烈兴致勃勃,高手的逼格和节操掉了一地都浑然不觉,如此不要脸没下限的,在王杰希的荣耀生涯中,还真没见过——


等等,话说得貌似有点满了……

 

具备极高的拳法家水平的,第一时间不容易联想到的,闲着没事儿喜欢在网游里闲逛的,欺负普通玩家也丝毫没有心理压力的——


以及,超乎寻常的不要脸没下限——


…… 


王杰希心里“呵呵”一声:这算不算冤家路窄?


他转身想走,虽然顶着个没满级的小号,但他有预感,只要他一出现一冒头,哪怕并不出手,叶秋也能认出他。


然而似乎晚了,仿佛心有灵犀般,他心中刚刚冒出要走的念头,那个拳法家就停下了调戏剑客的动作,抬头,没有表情的系统脸转向了他的方向。


如果真要打起来的话,不管这拳法家背后的操作者是叶秋还是韩文清,七八级的等级压制下,王杰希分分钟能轻松送他回复活点涅槃再生,但是当那视角毫无疑问转过来时,他心里却“咯噔”一声,跨上扫把转身就走,那身影怎么看怎么有几分落荒而逃的仓皇味道。


不能怪他,那时他们还在相互试探,正处于一种“谁先动谁先输”的微妙阶段。万一让叶秋以为自己是跟着他来这儿的就不太妙了。对王杰希而言,哪怕输了气场,也不能失了先机。


溜走前忍不住转视角往后看一眼,那位拳法家看他走了,居然丢下被揍了一半的剑客,迅速地跟了上来。


王杰希无语,夏冰冬青骤然提升了飞行速度,一枚蓝绿色的的光芒划过夜空,直直在他眼前坠落。


流星!


紧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无数星芒拖着长长的尾巴自夜空中竞相坠下,你追我赶,缤纷繁丽,浩大如雨。


夜中星陨如雨。


拳法家眼睁睁看着名为夏冰冬青的魔道学者以离奇的姿态在无尽陨落的星辰中穿行,扫把牵星在半空中划出诡异的弧度,与这不期而至的浩瀚星群融为一体,很快不见了踪影。



2

 

王杰希迅速退了游戏,还没来得及长出一口气,就看见电脑屏幕右下角一枚设计为树叶的头像在急速跳动。


一叶之秋。


王杰希的思绪在点开与不点开之间激烈交战,最后决定我很忙没看见。洗好的衣服还放在洗衣机里没晾,对了,还得给自己温一杯牛奶……


大约十分钟之后他重新在电脑前坐下,那枚树叶还在孜孜不倦地跳动着,他定定看了一阵,终于把鼠标伸过去,点开。


大眼,在吗?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这是十分钟之前的


我知道你在。

说话。

别装死。——八分钟之前的。


刚才那个人就是你吧?你见到我跑什么啊?——五分钟之前。


王杰希,我无家可归了。——三分钟之前。


王杰希心头一跳。


怎么回事?


他飞快打出这几个字,在按发送之前又顿住,一个字一个字删掉,改成:欺负普通玩家很好玩吗?


叶修回得很快:哥是那样的人吗?是他看见我等级低,想来爆我的装备,我迫于无奈才反击的。


说得好有道理,王杰希竟无言以对。


他只好换个话题:你怎么会无家可归了?


叶修:我回家,跟老头一言不合吵起来,他就把我赶出来了。


——附加一个气泡熊捶地大哭的表情。


王杰希乐了:回家?你现在在B市?


叶修回:是啊。(抹泪)


王杰希:那你现在在哪儿?酒店?


叶修:网吧。


王杰希:网吧?


叶修:我身上除了返程机票就只剩下买烟的钱了,不去网吧去哪儿?

叶修:大眼,你收留我呗?


王杰希:……


叶修:我饥寒交迫着呢。


王杰希:我考虑一下。


叶修:考虑什么啊?我现在流浪在外啊你还考虑?人性呢?


王杰希:被你吃了。


叶修:……


然后他就看到对面“正在输入”,一行详细的小区地址飞快跃入对话框。唇角未及勾起,心头的暖意尚未漾开,就看到对面那人又飞快补了一句:把身上的钱拿去打车,别买烟了,不然走着过来。

 

 

3

 

叶修按响门铃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夜十二点,王杰希拉开门,两人的视线接触一瞬又各自移开。看到叶修精神面貌尚可,与自己脑补的落魄邋遢的流浪汉形象严重不符,王杰希深觉受骗。但人既然来了再往外赶也晚了,只好勉为其难让他进门。


叶修却一进门扔下行李就往厨房扑,嘴里大叫“饿死了饿死了”,没找到什么吃的又转出来扑向冰箱。


王杰希拦住他:“你多久没吃饭了?”


叶修掰着手指头算:“我晚饭没吃,中饭也没吃,现在饿得就剩一张皮了。嗷我饿死了……”说着就装出一副体力不支的样子软绵绵往他身上倒。


王杰希囧囧有神地把人推开:“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给你做饭。”


叶修站在客厅里,隔着几道空间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那人在熟练地切菜、剁肉、熬酱,动作有条不紊,挺拔的背影笼罩在烟雾里,却凭生那么一股子遗世独立的味道,似乎沾不上一丝人间烟火气。


他低头,转开目光。


等王杰希端着一碗炸酱面从厨房走出来时,看见叶修正趴在电脑前摆弄着自己的夏冰冬青,他眉头一挑:“你在干嘛?”


叶修头也没抬:“我准备去找刚才那个剑客,再打他一顿。”


王杰希:“……滚过来吃饭。”


筋道的面条上淋着着色泽金黄的浓稠酱汁,佐以数道辅材,淡绿色的是黄瓜块儿,雪白的是笋丝,鲜红的是辣椒,黄色的是豆芽,碧绿的是豆角……一眼望去犹如一幅色彩鲜明的风景画。


职业选手哪怕仅仅是出于珍爱自己双手考虑,也很少进厨房,所以整个职业圈会做饭的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而王杰希正好是那一只手以内的。叶修看着眼前的这碗炸酱面,味道尚不知如何,单看卖相已经令人食指大动了。


他向王杰希竖起大拇指:“杰希大神真贤惠,谁要娶了你,那可真是有福气。”


王杰希往他面前放了一杯白开水,闻言也只是笑了笑:“为什么不是我娶?”


叶修难得卡了一下:“呃,你娶也行。”他自进门以来第一次直视着王杰希的眼睛:“我说老王,收留之恩无以为报啊。”


王杰希面色冷淡不为所动:“所以你要以身相许?”


叶修看着他:“你要吗?”


王杰希垂下眼睛。


垃圾话,别听。



4

叶修吃完饭跑去厨房刷碗,王杰希靠在门框上看着他淋淋漓漓洒了一身水:“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叶修回答:“明天。”


“明天?”王杰希有些意外地挑起眉:“你好不容易回趟家,只打算待一天?”


“是啊。”叶修回答得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忽地不知琢磨出了什么,乐了,转头看他,眼角的神色在厨房温暖灯光的映照下,平白令人生出一种温柔的错觉:“怎么,你舍不得我啊?”


“无聊。”王杰希懒得理他,转身走人:“明天走的话,你早点休息吧。”


叶修乐不可支,喊声遥遥跟在身后:“我睡哪儿?”


王杰希没好气:“睡地上。”


当然不至于睡地上,在叶修的坚持下王杰希让他睡了沙发,其实王杰希自己心里也默许这个选择,他们的关系正处在一条混沌不明的界限上,离明朗化还差得太远,真要睡在同一张床上,那尴尬劲儿想想就满得要溢出来。


唯一的插曲就是他们互道了晚安,在王杰希进卧室之前,听到沙发上的叶修在黑暗中轻轻说了一句:“别太介意,明年再来就是了。”


王杰希怔了怔,轻笑:“一定的。”


可是——王杰希进了卧室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个人,已经两年没进总决赛了,要说安慰,只怕他比自己更需要吧?

 


 

5

第二天王杰希是被叶修咣咣咣的敲门声给闹醒的:“老王,起来吃早饭!”


早饭?叶修做早饭?


王杰希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第一眼看的是早晨阳光透进来的方向:是东边,没错。


既然太阳是打东边出来的,那就是叶修脑抽了。


迅速洗簌完毕,带着五分期待五分好奇的王杰希循着香味折进厨房,看到饭桌上摆着的两碗正在冒着热气的东西时,额头青筋“突突”地跳了起来。


叶修正站在自己的杰作旁边,得意洋洋地冲他笑:“君投我以杂酱面,我报之以泡面。”



END.

评论(6)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