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药守护神

写同人是因为爱;
爱本命也爱相方

念念叶王

存个文。

神啊,赐我写叶王长篇的勇气和动力吧!


0.

有人说过,相爱的人即便经历坎坷与困境,被迫分开,重逢时也会忘记那些痛苦与不堪,只记得彼此最初的模样。

 

1.

叶修就笑:“在你的记忆中,我最初是什么样子?”

 

王杰希回答:“杀马特。”顿了顿又补了一句:“不过挺威风的。”

 

叶修愣了愣,一秒钟反应过来:“我去,我问你哥本人是什么样子的,不是一叶之秋!”

 

王杰希表情一本正经地完全看不出是在逗他:“你在我心目中最初的样子,就是一叶之秋。”

 

 

2.

那时他十六岁,跳级的缘故,高中将将毕业,虽然偏科偏得有点过,也是妥妥一枚学霸,家长骄傲老师宠爱同学仰望,保送Q大B大的名额不出意外怎么也有他一份儿,人生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完满顺遂。

 

然而命运就是这么爱将人捉弄。

 

人生的转折发生在多情的人间四月天,他去同学家还书,同学的表弟也在,正霸着他哥的电脑收看荣耀职业联赛。当时的高中男生或多或少都沾荣耀,毕竟是最热的游戏,哪怕并不多着迷,基本条件允许的都会有一张账号卡。同学是,王杰希也是。于是三个具备共同话题的男孩子就围在一起看起来。那时的荣耀职业联盟刚刚起步,第一赛季还没打完,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简陋不堪,但这不妨碍视频中对战的激烈程度,毕竟高水平的对决哪怕简陋也能看出赏心悦目来。

 

叶修叼起一根烟:“于是从那里哥就给你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王杰希摇头:“当时对战的是大漠孤烟跟扫地焚香。”

 

叶修“靠”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他们看的是一场擂台赛,最终大漠孤烟靠着队友积累下来的微弱优势赢得了比赛,当然也并不轻松。赛后同学和表弟进行了并不专业的讨论,少年王杰希并未参与其中。他脑中不断回放着刚刚进行的对决,这里为什么这样,那里为什么那样,这一下的目的是怎样,有没有别的方式可以这样,如果换了我会怎样……

 

职业选手也不过如此。这是他最终下的结论。

 

并非狂妄。他自从建号以来尚未遇到过对手,不说水平相当了,连能正常地有来有往地跟他打上一打的都没见过,碾压地过分轻易令他对这个游戏始终提不起多大热情。刚刚的高水平对决倒是令他回味了一阵,但琢磨透了前因后果各种玄机之后,依然觉得职业选手不过如此。一般人也就算了——他曾经打败过一个水平不低的魔道学者,那家伙自称是微草战队的职业选手,一直鼓动他加入微草,在得知他的年龄后才肯消停,但又死缠白赖地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扫地焚香和大漠孤烟可是无人不知的神级选手,跟嘉世的一叶之秋并称为“荣耀三神”的存在,他依然觉得不过如此,换了自己上,只怕就未必比他们差了。

 

现在回想起来是妥妥的自大,荣耀不是只有操作技术就有一切,经验、意识、战术甚至对荣耀细节的认知都需要经过系统的训练,以及一场又一场比赛不断积累,一个只是偶尔玩玩网游的普通玩家,欠缺的还太多,哪怕他是网游玩家中的绝世高手。

 

叶修却叹息:“你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自大,真的。那时候荣耀开服没几年,联赛才刚刚开始,哪有什么系统的训练,大家走的都是野路子,论比赛经验老韩他们当然比你多太多,但论操作水平、意识什么的,他们真不敢说比你强。真打起来的话……”他犹豫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年轻人还是要多多鞭策,不能捧杀啊。你只是偶尔接触荣耀,如果轻易就能把职业选手中的神级高手虐翻,那神级高手也太不值钱了。”他转向王杰希,让对方直视着他真诚的眼睛:“但你已经能虐翻绝大多数职业选手了,真的。但不是因为你比他们强多少,而是你的打法太变态。”

 

王杰希淡淡一笑,谦让道:“论变态还是你更变态。”

 

叶修琢磨一下,所谓的“变态”在这种语境下又不是什么贬义词,也就大方接下没跟他计较,就着刚才的话题说下去:“不过那只是网游中的你。出道之后的你,确实强得天怒人怨。我要不出马,保管没人能收得了你这妖孽。”

 

以叶修多年的荣耀经历来看,新秀年就强大得令老选手欲哭无泪的不是没有,黄少天、周泽楷、孙翔、唐柔那都是一季封神的主,孙翔跟唐柔甚至都是闯过了新秀墙的,但夸张到王杰希这样,首秀就把堂堂大神级高手虐的人仰马翻不说,连新秀墙的主办权都一把夺过来,用灭绝星辰把那堵墙夯得倍儿结实,撞得各大战队头破血流叫苦不迭的,还真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记得那时的荣耀选手群里,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今天你撞墙了吗”。

 

呵,魔术师的新秀年啊。

 

回过味儿来又有些小得意,我的人,只有我是他的新秀墙,闯不过也绕不过的新秀墙,让他不得不记一辈子的新秀墙。这般想想颇有几分“倚天不出,谁与争锋?”的感觉,妙极了。

  

3.

王杰希真正的荣耀生涯并非开始于对高高在上的职业选手的仰望以及向往,而是“这种程度,我也可以做到”。

 

这多多少少出乎叶修的意料,但细想一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天才总是拥有非凡的狂傲,他不表现出来只能说明这人家教良好或者性格内敛,跟他内心自不自信没有半点关系。

 

既然可以做到,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后面的事情即棘手又简单。知道他的决定后,学校和家人都惊讶得——据王杰希的同学事后回忆,那段时间班主任成日以泪洗面,教导主任气得两天没吃饭,至于校长,差点心脏病发进医院——夸张的成分必然是有的,比如教导主任那个吃货,再怎么生气,隔两顿饭不吃就已经是极限了,拖到两天绝对是扯淡——但也确实形象地描述了学霸毅然决然的投笔从,从游戏这一惊世骇俗的举动给学校造成的兵荒马乱。

 

至于母亲,确实真的好几天以泪洗面,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向品学兼优从不让她操心的儿子为何会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刻想不开迷上了游戏。

 

当然最后她还是被说服了,这几乎是必然的结果。丈夫和儿子的劝慰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能让自己稳重可靠的儿子义无反顾去做的事情,哪怕是打游戏这样怎么听怎么不靠谱的事儿,也一定有必然的理由。

 

至于上Q大考HF当社会精英这类能让自己骄傲别人家羡慕的事情,照儿子的话说,什么时候做都一样,至少等我退役也不迟。反正职业选手的职业生命是相当有限的,哪怕职业暮年的年纪放到社会上那都是人生全新的开端。

 

既然如此她还害怕什么?

 

于是那一年的夏天,王杰希按部就班参加完会考和高考,把高中毕业证和大学录取通知书交给家人,自己提着简单的行李,孤身来到微草训练营。

 

4.

叶修有些不满。王杰希的故事说了这么多,自己作为重要人物依然不见出场的迹象,更别提一直惦记着的恋人对自己的第一印象了。

 

王杰希抿了抿唇,并不打算告诉他,自己从决定踏进荣耀职业联盟第一天,就是以最强者为目标的,而这个人,只能是叶修。第一赛季总决赛一叶之秋与扫地焚香的对决,被他反复研究了不下几十遍。

 

一次又一次注视着银武却邪扫出澎拜的魔法斗气,清扫尽对手最后一丝血,屏幕上“荣耀”两个大字一遍一遍炫痛他的眼睛。他闭上眼,任由胸中的热血如滚开的沸水,一遍一遍点燃心脏中奔涌而过的豪情:那最高的舞台,才是强者的归宿。才是他的归宿。

 

他不会说,因为清楚说出口的后果,遑论别人,只怕连他的恋人都会一脸见鬼的表情瞪着他:你也有热血?

 

是啊,高冷如王杰希也会有奔流的热血,张扬的锐气,不羁的豪情,以及,短暂的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的,再回首已恍如隔世的少年时光。

  

5.

趴在恋人腿上装睡的叶修睁开眼睛:“到我出场了没?”

 

王杰希轻笑,用抚摸小点的儿子点点的姿势摸了摸他的头发:“再等等,快了。”

 

职业选手修长的手指抚摸过后脑浓密的黑发,掠过有些长了的刘海,抚过眉梢眼角,温柔地再往下时,叶修轻轻一偏头,王杰希只感觉到手指上一片湿润的温热,那是恋人伸出的舌。叶修舔了舔他的手指,舌头再一卷勾入口中,细细密密舔咬啃噬,以不饶不休的姿态。

 

王杰希低头看他,叶修停下动作,仰头看着他笑,眼角细长的笑纹间积蕴无尽温柔,无论看过多少次依然抑止不住砰然心跳,如水般清透,缓缓漫过心田,令人沉溺。

 

他垂下眼睛,叶修深深注视着他,重新执起他的手送到唇边,无限郑重地印上亲吻。只是恶习不改,没多久就变成了坏心眼的啃咬逗弄。

 

王杰希受不了痒,笑着轻轻拍他:“别闹。”

 

叶修从善如流爬起来,捧着恋人的脸颊,在唇角轻轻印下湿润的一个吻,却罕见地没有深入,只额头抵着额头,他的眼角犹有笑意,不依不饶地追问:“说真的,你第一次见到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王杰希反问:“这很重要吗?”

 

“当然,好歹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王杰希碰了碰他的唇,在对方条件反射想要回应时退开,附在他耳边轻声道:“不告诉你。”

 

6.


第一次见到的叶修是什么样子?

 

王杰希直到刻意试图回忆时,才恍然惊觉自己并没有看清那人的模样,当时正是黄昏,可见光太低,那家伙周身又永远烟缭雾绕进一步降低可视范围。犹如电影的片段一般,模糊的印象中同样年轻的斗神懒洋洋的斜靠在选手通道尽处的玻璃门上,指间腾绕的烟雾模糊了脸的轮廓,昏暗的光线中连身体也晃成了一道辨不分明的剪影,意外的是一双眼睛却灼灼闪亮——王杰希觉得这不科学,坚持一定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错乱——他抬手向自己打招呼:“嗨,大眼。”

 

王杰希对自己新多出来的外号未作任何表示,只皱眉看了那人一阵,缓缓从口中吐出一个名字:“叶秋。”

 

那人有些意外:“大眼你认识我?”

 

王杰希摇头,平平淡淡回答:“猜的。”

 

7.

王杰希当然不认为那一次是叶修第一次见到自己,毕竟自己不像他那样神出鬼没,但他觉得叶修第一次见到自己真人应该就是这一次了。然而叶修告诉他你错了。

 

第三赛季,嘉世对微草,斗神与魔术师的命运之战。横扫联盟的魔术师终于遇到了他的新秀墙,一生唯一的新秀墙。王不留行倒在一叶之秋的战矛之下,是这场王者之战的最终结局。年轻的斗神钻出比赛席,一如既往地准备落跑时,鬼使神差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几乎跟他同时走出比赛席的少年。

 

联盟最受瞩目的新人王刚刚经历了他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惨烈的一次挫败。此时此刻镜头还没有移过来,闪光灯还没有亮起来,叶修觉得自己看到的是这个少年最真实的表情:没有沮丧,没有懊恼,没有不甘,更没有气急败坏。他惊奇地看着那少年的唇边浮起的平静释然的笑意——是苦笑吗?他分不清楚。是吗?不是吗?犹如纠结多时的选择题终于可以下定决心写下答案,犹如徘徊在岔路口的旅人终于找到了方向,久违的豁然开朗,清晰地坚定决绝。

 

然后镜头晃了过来,闪光灯围了上来,他急忙溜之大吉,逃进选手通道时再回头,那个少年的脸上已经换成了面对镜头时一贯的表情:从容冷定,不卑不亢,仿佛刚刚的那场失利对他不存在任何影响。

 

 

那时他不懂少年魔术师那个表情的含义,可随着后续事件的发展,那个表情的意义越来越清晰。联盟的魔术师早早意识到了自己过于独立的打法与团队之间的不兼容。队友水平有限,无法配合他的打法,而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是的,这是叶修,那时还叫叶秋的名言,联盟中人尽皆知,而对真正懂得荣耀的人来说,这句话,从不是拿来装逼炫耀的空话,而是真理。

 

无法提高队友的脚步,就只有放慢自己的步伐,才能和他们走在一起。

 

可是下定决心太难。在那之前,不可一世的魔术师起码得经历一次失败,只有从单兵的顶峰跌落,才会甘心泯然众人。

 

孤高凌绝顶,俯瞰众生渺。如果一直在荣耀无人可及的顶峰飞翔,又凭什么愿意折断翅膀呢?

 

幸好还有叶修在,那人在他越飞越高几乎找不到目标的时刻及时出现,打败了他,在荣耀的最高处看着他,告诉他:换一种方式登上顶峰,你可以看到更好的风景。

 

叶修有些小得意:“看来,我的一言一行,对你真是影响深远。”

 

他只是嘚瑟一句,并没有其他想法,他的恋人却深以为然的点头:“没错。”

 

这人如此捧场,叶修却有些意外,在他看来,在这方面恋人不跟他呛声几句简直OOC。王杰希却誓要OOC到底,直视着他的眼睛,声音很轻,却格外认真郑重:“说实话,没有你这个当之无愧的最强者横在前面,很多路我都不会走的如此坚定。”

 

叶修愣住,有些不自在地别开眼,一秒钟却又笑开,伸臂揽人入怀,低头在他侧颊轻轻一吻,再咬住人的耳垂,凝视着唇下明显泛起的淡淡粉色,轻笑声似噎在喉咙口,含混不清又暧昧无比:“我很荣幸。”

 

王杰希有些想骂人,这货明明比他矮上一些,偏偏喜欢这样揽着他,逼迫他一个一米八朝上的大男人做出小鸟依人状靠在他怀里——一个宅男而已到底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胸膛宽广伟岸能遮风挡雨?——在床上这样的姿势倒也罢了,窝在沙发上腿都没地儿搁很难受的好不好?

 

这货一定是在报复,刚刚自己一句郑重其事的剖白弄得他不好意思了——王杰希怀疑以这货的脸皮厚度知不知道这四个字的含义——所以反将一军让自己也不好意思,不然都老夫老妻了何必搞这一套年轻人的柔情戏码?

 

好吧,王杰希承认自己是真的略略觉得羞耻,以前怎么都没发现这货色气一下居然如此的,如此的令人招架不住。他又不像叶修那样厚脸皮,偶尔羞惭一下也很正常不是?

 

然而只顾着腹诽的王杰希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一直靠在叶修怀中没有坐起来,以小鸟依人的羞耻姿态,受气十足。

 

8.

时间回到第三赛季,他们第一次相遇的那个昏暗的选手通道间。

 

叶修问他:“感觉怎么样啊,新人王?”

 

他的口气在外人听来十足的嘲讽,然而王杰希并没有什么表示,嘲讽与夸赞一样对他来说都是无足挂心的身外事,不值得浪费情绪。只是这位不像前辈的前辈连问话也充满歧义:他在问什么感觉?自己首次失利的感觉?还是对他的感觉?

 

前者王杰希没打算跟人分享,于是捡了后者回答:“前辈很强。”

 

叶修脸上不知是真的还是装的嘚瑟未及显露,一句“那当然”未及出口,面前的后辈盯着自己的眼睛,又淡淡地补了一句:“不过打法实在太土了。”

 

叶修愣住,拿掉手里的烟,怔怔看着他。

 

这样就被打击了?王杰希有点不信,他自认并没有讽刺的意思,身为初等玩家时,他为了任务节省时间着实看过不少攻略。那些东西在职业赛场这么高端的环境下按理说早被淘汰了,可是今天,在联盟斗神的身上,他可算见识了一回什么叫返璞归真。

 

敢不敢不这么土?你是照着玩家攻略打比赛的吗?等一下,那些玩家攻略不会就是你写的吧?

 

王杰希心中弹幕滚滚而过,最终还是归于沉寂:是的,土,土得令人无语;但也强,强得令人无奈。

 

叶修最终没再说什么,只像普通的前辈叮嘱后辈一样对他道:“接下来,加油。”

 

王杰希点头,干巴巴道了谢,又忍不住补充一句:“我一定会打败你。”

 

叶修笑,看着他的眼睛,轻轻地又重复了一遍:“加油。”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不存在外人臆想的剑拔弩张,但也并非浪漫的一见钟情。那时他们仅仅是情敌,共同钟情于荣耀。

 

 




评论(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