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药守护神

写同人是因为爱;
爱本命也爱相方

又见叶王

存个文,其实只是个脑洞而已

所谓最爱的CP,大概就是两个最爱的人组成的CP吧



1.


王杰希站起身来:“叶伯伯,伯母,天晚了,我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看你们。”

 

叶母关切道:“这么晚了,你怎么回去?开车了吗?”

 

王杰希道:“今天限号,我坐地铁回去。”

 

叶父皱起眉:“这么晚了还有地铁吗?司机不在,叫阿秋开车送一下吧。”

 

叶秋抬起头,还没说什么,王杰希已经坚决地推辞:“不必了叶伯伯,地铁还有一班,现在赶过去正好来得及。您就别让大家为我忙了,不然我以后都不好意思再来了。”

 

大家都笑起来,叶母嗔怪道:“你这孩子……”

 

说是不让送,叶家人依然客气地把他送到大门外,在王杰希一再请求之下才止住脚步。正门往前不远处的街道两边路灯坏了长长的一片,叶母担忧地望了望前方一片浓稠的黑暗:“这么黑,杰希你一个人过去没问题吗?要不还是让——”

 

王杰希正要再推辞,一直没说话的叶修忽然开口:“我送大……杰希去地铁站吧。”

 

王杰希怔了怔,下意识抬头看他,叶修已经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深秋萧瑟的寒风中,没几步,他的身影就与前方浓淡均匀的黑暗融在了一处。

 

王杰希定了定神,再次向叶家人告别之后,匆匆跟了上去。

 

 

2.


“你走那么快做什么?”

 

“你不是要赶地铁吗?”

 

“……”

 

他们一前一后走在帝都的深秋寒夜里,毫无营养的对话之后,谁都没有再说什么。

 

气氛压抑至顶点。

 

王杰希望着身前正前方叶修急急而行的背影,忽然有些恍惚。他一时有些想不明白这么多年他们都在干什么?纠结什么想什么又图什么?他想他们应该都是心照不宣了的,可是依然没有人愿意向前迈出那关键一步。

 

他们很多年前就在互相试探,直到现在,依然在互相试探。

 

这么多年的原地踏步,为什么都没有人厌了倦了喊一声累要求提前退出呢?

 

他并不喜欢捉迷藏,他了解中的叶修应该同样不喜欢。可是他们居然就这样,玩了这么多年的捉迷藏游戏依然乐此不疲,似乎只要时间允许,这无聊的游戏还能持续五百年,想想也够神奇了。

 

叶修走在前面,步子依然迈得很急,好像压根儿没考虑过身后的人是不是能跟上,甚至,是不是愿意继续跟着他。这么多年除了荣耀,他还没有对衣食住行之类的事情表现过任何上心的情绪。冷眼旁观他懒洋洋了这么多年,偶尔的步履如飞看起来真是格外违和。

 

漫无边际的思绪骤然中止,王杰希的脚步倏然停住。

 

他不能不停。

 

因为叶修在步履如飞中突然刹车,停步、回头、转身。

 

事先毫无预兆。

 

跟在他身后同样步履匆匆的王杰希猝不及防,连刹车也来不及,就这样直直撞进他怀中。


3.

 

真的是“撞”进去的,胸膛撞着胸膛,肩膀恪着肩膀,生疼又憋闷,似乎连心脏也被波及,倏然静止一瞬,而后便如千军万马奔腾而过,脑中“轰隆隆”作响,心脏“砰砰砰砰”跳得狂野而纷乱。他有些不知所措,那是一旦事情脱离了掌控就会出现的惯性的慌张,当然只是略微的,因为出现次数过少所以应对经验并不丰富。他还是惯于先谋而后动,尽管这与他的天性不符。活了这么多年,也确实做到了很少让什么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控。当然,感情与心意偏离了正常轨道不知道算不算,跟叶修没完没了的捉迷藏不知道算不算。只是此时此刻他确实懵到略有些犯傻,竟然生怕这样狂烈的心跳被叶修听了去,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人死死搂按在怀中。

 

糟了——他还有心情瞎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刚刚大概不小心磕到了眼睛,眼眶又酸又疼,如果眼泪出来了那就丢人丢大发了。

 

只是叶修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这货真的是叶修?好歹让他站直了换个姿势啊,这样僵着真的很难受。

 

腹诽而已,实际上他的喉咙就像哑了一样,干涩地生疼,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一定是上火了,火辣辣地像被什么灼烤着一般,如果出血了就麻烦了,他以前就有过这样的经历,还被叶修好好地嘲笑了一番。对了,他们那时候就已经在捉迷藏了。

 

他有些心累,其实明白是解脱之后特有的疲惫。五蕴六识在短暂地脱离躯体之后又慢慢回归,周围的一切重新变得清晰起来。叶修的体温很高,当然也许是错觉,叶修的臂怀只是普通的温暖而已,在这深秋寒夜里却滚烫地令他战栗。他惊奇地发现叶修的喘息也很粗重,滚烫的热气就喷洒在耳边。叶修的心跳也很急促,听不见,但他就是知道。

 

王杰希疲惫地笑了笑,既然大家彼此彼此,也不好再计较太多,难受点就难受点吧。他放纵自己配合着叶修拥抱的力道放松自己绷直到僵硬的身体,挣脱不开——好吧他承认自己并没有这个打算——起码能让自己更舒服一点。彷如察觉到他的变化,叶修同样僵硬的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略略放松了手臂禁锢的力度,至少容他站直身子喘口气,再以更紧密契合的姿势紧紧相拥。

 

这么多年了,内心不知道波涛汹涌了多少次,他们之间的接触却实在乏善可陈,把记忆往死里搜刮了一遍又一遍,曾经最亲密的接触居然是比赛时每一次赛前赛后握手。季后赛除了第三赛季和第七赛季,他们就基本上没再碰到过了,常规赛……好吧其实算错了,叶修第十赛季复出之前基本赛前赛后都不见人影,他们应该连手都没握过。

 

那么,在这深秋的寒夜里一次猝不及防的拥抱,算是他们关系质的飞升了么?

 

说是寒夜,其实他们穿的根本就不冷,然而紧紧相拥的两个人根本察觉不到这一点,他们不约而同地尝试着能让身体更紧密契合的姿势,仿佛真的怕冷至极,你争我夺着拼命要汲取对方身上最后一点暖意。

 

在叶修又一次努力收紧手臂时,王杰希的眼眶忍不住再次酸涩,算不上难过吧,他只是觉得不甘透了,没劲透了。所以说这算什么?他们之前到底在干什么?那么多的试探、纠结、回避、相互靠近、再相互躲避……人活着,为什么要那么矫情呢?

 

叶修用力把头埋在他颈中,毛茸茸的发丝蹭得他脖子分外的痒,滚烫的气息在他脸颈之间不住试探逡巡,终于找准一块地方小心翼翼落下时,微痛伴随着湿润温热的触感使他心脏生生产生灼痛的感觉。

 

他猛地一把推开了他!

 

紧密契合的身体一瞬间分开,寒气同时灌入他们之间。叶修不自禁打了个寒噤,身体晃了一下被人扶住,那双手抚过他的背,带起近乎燃烧的温度,而后一路往上,直至捧住他的脸颊,借着模糊昏暗的路灯光芒,定定凝视着他。

 

印象中王杰希的眼睛永远是沉静的、冷淡的、波澜不惊的,哪怕心中冰焰纠结,眼中也如亘古的原石般沉静冷定,俗世尘埃纷纷,他置身其中游刃有余,永远有本事不沾染分毫至眼底。

 

然而此时此刻的王杰希是陌生的。犹如拨去了之前作为掩饰的重重雾霾,露出其后水洗的天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中流露出这么多的情绪,他也是第一次看到人的眼睛中竟然有这么多情绪。

 

他想你为什么之前不肯这样看着我呢?

 

如果你肯像这样的看我一眼,我们何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

 

他看着的人也在看着他,他知道此刻的自己犹如被施了定身法,痴痴地凝视着那人的眼睛,无论如何也移不开目光,不知道这幅痴态看在对方眼中又是怎样的情形。可是他移不开目光,他从来没有机会这样大胆地、无所顾忌的、近乎贪婪地凝视着所爱之人——

 

是的,他爱的人。他早就承认了这一点。

他爱的人,却迟迟无法成为他的爱人。而他却对之无可奈何。


他们的眼神经常仓促遇见又仓促分开,起先是为了欺骗自己,后来是为了防备对方,再再后来,是为了防备别人,再往后,就不知道为了欺骗谁防备谁了。

 

那人的指尖在他脸上一寸一寸流连,仿佛从未相识,要将他一寸一寸看个清楚明白。

 

他的手指真冷。

 

在王杰希的指尖划过叶修唇边时,被一口叼住,含进口中。

 

这回换王杰希犹如被施了定身法般一动不动了。

 

叶修含着他的手指,反复舔弄,又逐步吻过他的整根手指,再到整只手,反反复复。王杰希的手很冷,也许叶修觉得用这种办法会让他的手慢慢变得热起来。

 

可惜一直没有如愿。叶修索性抓住他的两只手,紧紧贴在自己脸上。王杰希叹了口气,再次倾身上前,用力抱住了他。

 

叶修侧过脸,急切地想吻他鬓边的发丝,王杰希偏头避开,深深埋首他肩上,口鼻都被捂得紧紧地,似乎刻意想让自己窒息,连声音也闷闷地含混不清:“没地铁了。”

 

 

4.


远处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

 

几百米之外浓重的黑暗中不知何时停着一辆汽车,此刻车门打开,缓缓走下一个人。

 

叶秋。

 

相依相偎的两个人迅速分开,各自站直,定定地注视着一步一步向他们走来的人。

 

王杰希侧开一步想拉开与叶修的距离。也许只是危机之下的本能反应,叶修却用力一拽,狠狠扣住他的手腕,双手交握,手指顺势滑进他的指缝,十指相扣。

 

这样有什么意义呢?也不知究竟是在跟谁赌气。王杰希无语,却没有再试图挣开,默默地纵容了他。

 

叶修沉默地注视着孪生弟弟一步一步走近,距离他们约两三米时,停步,目光静静落在他们中间,严丝合缝交握的两只手上。

 

何必如此作态呢?叶修不相信叶秋是刚刚才赶到的,不相信他没看到方才那个画面,更不相信他会蠢到误以为那只是朋友间送别的拥抱。

 

所以,这样的姿态又做给谁看呢?想对谁示威?

 

殊不知叶秋心里飘过的弹幕与他一模一样:

 

这样的姿态想做给谁看?想对谁示威?

 

“什么情况?”他终于开口,虽然是明知故问。

 

叶修干巴巴回答:“如你所见。”

 

虽然一切都清晰地发生在自己眼前,毕竟还能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替他们开脱一下,然而此刻听到当事人亲口承认,内心的冲击波汹涌强烈不逊先前。

 

叶秋定了定神,再次追问:“你们……什么时候搞上的?”

 

叶修化身周泽楷,说话一字一句却掷地有声:“早了。”

 

叶秋见这情形已经明白兄长是不会好好和他说话了,也许是源于被自己撞破了好事的怨气,也许……

 

他不再多做纠缠:“老头不会答应的。”

 

叶修眼神一暗,脸上的表情纹丝未动:“那是他的事。”

 

王杰希胸中一震,惊讶地转头看他,叶修连眼角的余光也没回给他一个,只暗中用力握紧了他的手。

 

叶秋显然也没料到平时一向不靠谱关键时刻却颇有分寸的哥哥横起来居然是这般不管不顾的架势。他一面在心中吐槽爱情的魔力真是见鬼的强大,一面郑重警告:“老头会要你的命。”

 

他相信在场的每个人都清楚自己绝不是在危言耸听,然而他那个混蛋哥哥只是顿了顿,回复的口气依然是淡淡的:“那也是他的事。”

 

叶秋决定不再搭理这个不可理喻的人,转向王杰希:“你呢?”

 

王杰希还没开口,就被叶修一把拽到身后,冷冷地道:“这是我跟老头之间的事,跟他没关系。”

 

王杰希:“……”

 

这样骑士般凛然无畏守护心爱之人的真情戏码,换了一般人早感动得不要不要,叶秋却并无多少观赏的兴趣,反嗤之以鼻:“与他无关?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他是谁?泥菩萨过河,不自量力。”

 

叶修同样懒得搭理他:“你废话完了就赶紧回去吧。”

 

叶秋轻嘲:“回去向老头汇报我亲眼看到的一切?”

 

叶修丝毫不受他威胁:“随便你。”

 

他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令叶秋也无可奈何,沉默了一下,才冷冷道:“你跟我一起回去。”

 

叶修拒绝:“我要送大眼去地铁站。”

 

叶秋嗤笑:“哪儿还有地铁?”

 

叶修还要再找借口,王杰希开口了:“叶修,你先回去吧。”

 

叶修看他一眼,满脸写着不乐意。苏沐橙早年看过的那些电视剧,不是说恋人刚刚表明了心迹(如果算的话),一分一秒都不愿分开吗?之所以对叶秋如此敷衍了事态度恶劣,因为他只想尽快把自家麻烦弟弟打发走,好恢复与王杰希的独处时光,至于后续的种种,他并不打算非要急着占用这一刻的时间去考虑解决。可是看王杰希的态度显然不是这样,他略略有些不爽,同时又有些心里没底,毕竟这家伙平静下来的速度也实在太快了,这跟沐橙说的情人间的难分难舍如胶似漆明明不符啊。

 

可是他也清楚王杰希的性子。刚刚叶秋的话看起来对他没什么触动,可那完全是装的,而王杰希只会比他触动更大,计较的更多。如果一着不慎处理失当,以魔术师诡谲难测的心思,他们之间互相追逐大捉迷藏的游戏再持续五百年绝对不是说笑的。

 

叶秋并不能理解他们之间百般纠缠的思绪纷扰,当然就算理解了也很难说会有什么表示。他只是嫌弃地看了那用眼神暗通款曲的两位一眼,冷淡表明立场:“放心,老头只要不问,我什么都不会说。”

 

叶修冷眼看过来,等着他的但是。

 

“但是,如果老头要问,我不会帮你瞒。老头如果要你的命,我也不会帮你挡着。”

 

“够了。”叶修郑重道:“谢谢你。”

 

 

 



评论(5)

热度(66)